固液分离机

Polar Skate Co 亚文化如此肆虐没准它就是下一个火的潮牌!

发布日期:2021-10-07 14:50   来源:未知   阅读:

  春耕季/毕业季/“节”后余生季……最近院长也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可能再忙0.01%的话,这篇半年前答应主编的约稿就要再度延产了。

  是做牛仔起家但凭借着简约美深入人心(/朋友圈里的带货王)的 Acne Studio?或者是曾被六叔着用,主打户外休闲的 Norse Projects?还是倚赖出众剪裁的入门级牛仔品牌 Nudie?亦或是定位更为亲民的,大家更熟悉些的快销三巨头 H&M?

  简约、质感、素雅,这三个词能很好地概括北欧品牌的样貌了。能和像 Supreme、Thrasher、Huf 一样定位的滑板品牌想到一块去吗?想必你看完英国网商今季为其拍摄的 Lookbook 后,心里仍旧是难以接受的。

  你觉得在今时今日文化带动消费的社会里,一个品牌想要火起来,都需要哪些契机?

  有人说像 Supreme 一样疯狂联名?像 Box Logo 一样辨识度超高的标志?

  乍眼一看,好像这几件事与连 Lookbook 都懒得拍的 Polar Skate Co. 没有丝毫瓜葛,这个与世无争的品牌就像书呆子一样,并没有将自己置身在当今的网络经济中。

  或许大部分人了解到这个品牌,途径也是像我一样,多亏去年夏天与匡威开口笑的联名 ——在那一抹搞怪式的哭脸和笑脸之后,便“悄无声息”……

  先说 Lookbook 的事好了,这个由 Pontus Alv 成立于2011年的滑板品牌,从来没拍过 Lookbook,以至于院长找到的这些服饰定妆照全部来自诸如HBX、Board of Southsea这样的电商平台。

  他曾在视频里坦言,他团队里的一半人手都曾经是 Carhartt WIP 的滑手。而 Converse 的线年,也就是在创立自己的品牌后,他才加盟的 Converse。

  对他而言,Polar Skate Co.更像是一个展现想法的平台,载体绝不限于服饰、也可能是平面图形、创意广告、滑板纪录片等等。

  当服饰作为理念化的承载时,Lookbook 还有那么重要吗?其实每一季的滑板影片的花费都可以拍好几套 Lookbook了。

  在拒绝友人的分销意图时,Pontus坦言:“我不需要你帮我宣传,我就想要我的片有一种有点难搞到的感觉,不能让人都轻易买得到。”

  可能这就是他的“理念”吧。有想法就去表达,对世界充满野心就去创造,从不束缚自己。

  我想即使是 Acne Studio 这样的本土大牌想要联名,他都有可能会直接拒绝,而且连笑脸都不赔一个。

  Pontus Alv 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滑板了,当时家乡城市马尔默(瑞典的第三大城市)并没有多少人在滑滑板,而他比那群人里最小的还小5岁。在14,15岁的年纪,他就被相中签约,然后离开瑞典来到大西洋另一头,在美国正式开启了自己的滑板梦。

  作为职业滑手,Pontus Alv 取得的成就并不算高,但是他对滑板的感受却是最真实的,照他的话来说,他不在乎技术秀得有多高超,更在乎的是给现今越来越乏善可陈的滑板行业里带来自己的想法。

  离开 Cliché,对Pontus Alv 是一个重要转折点,在加盟 Carhartt WIP 后,他终于让自己逃离了滑板这项爱好多年来被商业的残酷洗礼。

  他在与 Carhartt WIP 联名释出的影片中承认,为 Carhartt WIP 滑的这十二年间,他感觉很不一样www.gagaer.com,相比于过去的那些赞助商,它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想法,而非赛场上无懈可击的表现。

  在 skatevideosite (一个专注滑板视频评价的社交网站)上,每一部都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说来也奇怪,人们一边在网上抱怨各种病态的排队、倒卖行为,但每次发售的时候,却仍旧趋之若鹜。现在再看 Supreme、Palace,程建平委员:健全国家乡镇干部培训体系为乡它们的火热程度已经让他们远离滑板,反而更像是挂着滑板名义赚钱的街头品牌。

  话题转折之前还是有一个问题想问大家。文化输出其实是一个门槛特别低的事情,在步行街写个段子也是文化输出,究竟怎么样可以算做是有意义的输出?一个名头都还没特别响亮的潮牌,又能有多大的能量?

  Thrasher 作为潮牌被大家认可前,凭着多年的专业滑板杂志积攒了口碑。

  热衷DIY的 Pontus 已经把好几个废弃的地方改造成了滑手们的乐园,其中最有名的要数自己家乡马尔默的Train Bank Spot,Polar 出品的大部分影片,它都有出现。

  就是这样一条介于火车轨道和工业栅栏之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路,经过一番“改造”之后,现在已经成为了滑板爱好者的朝圣地。

  在《Strongest of the Strange》里纪录了一些马尔默的滑板史,这其中也包含了 Pontus 最初着手DIY的原因。他想要这样玩,而这里又没有合适的布景,他就拉上几个兄弟一起从搬砖头开始,一步步地打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他想要做的就是启发人。他希望观众们看见后,不止是发出“哇”一样的赞美,然后告诉别人这很酷,这很没有意义,因为第二天,第三天,人们可能就会忘记,然后去赞美下一个视频。

  他真正想做的,是想让观众们放下手上的事,拿上自己的滑板,到公园释放自己的思想,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他的贡献下,这个瑞典的第三大城市将滑板文化推向了新的高度。作为地下亚文化的代表之一,滑板竟能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政府支持他们打造新的的滑板场所,支持他们举办国际化比赛,甚至现在在马尔默的高中都有滑板课程。

  这样子的输出强度,应该比一双爆款联名鞋,更具有吸引力吧?(其实关于文化,还有许多插画设计可以吹,无奈篇幅有限。日后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希望同行可以加以扩展,然后下方点个赞)